王志綱工作室微信二維碼
王志綱工作室
微信號:wzggzswx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中文
ENGLISH
打造中國最好的戰略思想庫
行成于思
我們是醫學院,不是醫院
運營部 2013/4/1

尊敬的王老師,全體同仁,下午好!

 

受王老師的委托,我給大家講一講工作室應變的重大舉措,可能有些人已經知道了,就是要成立“王志綱工作室戰略研究院”。

 

記得那是在去年十二月以色列和土耳其考察期間,王老師和我們交流時說到,一個戰略咨詢機構不僅要回頭望,還要向前看,一個有影響力的智庫不僅要總結過去,研究當下,還需精準的“預測”未來。那么這就是成立“王志綱工作室戰略研究院”的緣起。

 

我們是醫學院,不是醫院。為什么這么講呢?

 

我們不僅要給治病救人,我們更要研究病理。王志綱工作室區別于一般咨詢公司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特征,就是它不僅僅是要研究當下的規律,而且要向前看,去進行一些能引導中國未來發展的研究工作。所以,前瞻性研究將是王志綱工作室作為致力于“打造中國最好的戰略思想庫”在未來需要高度重視和努力的方向。

 

我今天主要講三個內容,第一個是為什么要做研究院,第二個是要做什么樣的研究院,第三個是怎么來做研究院。

 

首先,為什么王志綱工作室要成立戰略研究院呢?

 

今天的中國,包括全球的任何國家都面臨著一個大變革的時代。

 

大家不久前看到了,“競爭戰略之父”麥克波特旗下的MONITOR咨詢機構突然倒下了,實際上MONITOR從八十年代成立到現在已走過了三十多年,它的突然倒下并不僅僅是說戰略競爭理論本身出現了什么問題,最重要的是表明這個理論已經不符合這個時代了??赡芙裉旌芏嘣谧娜藭f讀MBA或EMBA的時候在對企業戰略分析的時候還在用競爭理論。實際上從本質上來說競爭理論已經不符合這個時代了。為什么?競爭理論實際上是要么你死,要么我活。而現在我們已經進入了一個互聯網時代了,互聯網理論的核心是什么?是共贏,是彼此取長補短和共同成長。一個理論一定要有它的時代性,要有它的背景。

 

在這種大變革的時代背景下,任何一個戰略型機構首先你一定是時代的產物,王志綱工作室十九年來每一步的成功得益于什么?是因為諸如瘋狂工作、24小時不休息等簡單的原因么?恰恰不是,首先得益于王老師在每一個發展關鍵節點上的前瞻性的判斷,這是王志綱工作室之所以能夠超越國內許多的戰略性咨詢公司的根本,另一方面王志綱工作室形成品牌之后接觸了大量的具有戰略性和前瞻性的課題,這也是我們保持前瞻性和創新性的原因所在。

 

比如北京公司開年接到的第一個項目,是一家開發商受北京市政府委托點名找到王志綱工作室的,找到我們的原因不是因為我們之前受北京市政府委托做了“大首都圈”發展戰略研究,也不是因為我們跟開發商有過合作歷史,而是當政府和企業在面臨著時代前沿的難題時,王志綱工作室代表的是不同于學院派的另一種力量。我經常講,大學教授做方案做戰略最大的問題是什么呢?首先,他所有的理論都是要論證他的方案是正確的,一切只為了把自己的理論用到戰略中去。這是最可怕的事情,因為他某一個理論只適應特定領域。

 

第二個表現在很多時候理論脫離實際,中國太特殊了,西方式的數學推演和邏輯推演到了最后往往發現不能解決實際問題,用推理來確定未來,這也很可怕的。第三個就是不能與時俱進。做戰略不僅需要在市場中浸淫已久,而且你必須得精通社會、政治、經濟等方面,通過“量身定做”一套解決方案來為政府和企業的發展創造新的價值。我說這個的很重要的原因是,時代在變、全球在變、中國在變、行業在變,每時每刻都在派生出的新的東西,如果我們固步自封,那么我們肯定也會像麥克波特的咨詢公司一樣輝煌了一段時間后消逝。

 

經常有客戶和新員工問我,憑什么王志綱工作室一直能持續創新,這個問題也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件事。那為什么我們能夠持續創新呢?我認為它是靠一套機制來實現的。首先拿“餓癟師傅”原則來說,“教會徒弟,餓癟師傅”實際上是一種推動型的激勵,就是說當你教會別人的時候如果你不進步那么你將被消滅,不斷告別過去,不斷學習和創新實際上成為了一種生存法則;再說“我們是醫學院不是醫院”原則,這個定位就非常重要,我們不僅要給治病救人,我們更要研究病理,我們需要再做具體咨詢的同時也要研究其背后的發展趨勢和規律,這也是我們與一般咨詢公司的區別;還有諸如“既是公司又不是公司”、“熟則不做,不熟則做”等原則,這一系列的理論都不是簡單的理念拼接,而是在根本上推進王志綱工作室不斷創新的保障機制。

 

元旦期間,我對麥肯錫、羅蘭貝格和IBM等為代表的幾個世界知名咨詢公司做了研究,發現它們的共同之處是都設立了研究院,他們的研究院既要做咨詢,又要做研究,另外除了自己組織研究之外,還整合社會上的一些資源,并在此過程中形成一些研究成果并發布,以發出自己的聲音,輸出自己的觀點和理念。

 

沒有頂級的戰略研究院就不可能成為頂級的咨詢公司。大家可以看到我身后的背景板上寫著“打造中國最好的戰略思想庫”,這是我們的發展愿景,那么要成為頂級戰略思想庫不僅需要一支業務精湛的戰略咨詢團隊,還需要一支具有精準預測能力的戰略研究團隊。

 

今年是王志綱工作室的第十九個年頭了,那么今天王老師基于這樣的時代背景和發展需求來提出來做我們自己的戰略研究院,我認為這將是王志綱工作室歷史上又一個重要的轉折點。

 

那么,我們要做一個什么樣的研究院呢?

 

可能一說到研究院大家就會想到工程師式的研究院,設計新產品,然后一批技術人員開始研究,那么我們的研究院是什么樣子呢?

 

我總結為三點,第一個是前瞻性研究的組織者,第二個是業務創新的推動者,第三個呢是戰略思想的傳播者。研究院并不是王志綱工作室所有前沿課題的研究者和承擔者,而是組織者、推動者和傳播者。研究院未來將致力于通過組織內部員工、自主或與客戶、專家的密切合作,就特定行業和業務領域開展深入探討和研究,并在此基礎上形成專題報告和專業書籍,并通過媒體發布或舉辦論壇等活動及時傳播出我們的觀點,這不僅能豐富王志綱工作室的戰略思想,體現工作室的戰略洞察力、行業預見力、價值影響力,最重要的是這些理念在當下處于轉型關鍵期的中國不僅能得到前所未有的現實關注,還將產生不可估量的歷史價值。

 

研究院未來有四個重要的研究方向:

 

第一個是“新型城鎮化”。大家記住,我們今天說的新型城鎮化已經把我們原來做的高新區、開發區、旅游、地產等東西都歸進去了,它已經不是我們過去簡單的舊的城市化的這么一個概念,新型城鎮化已經含了產業、居住、休閑等概念在里頭了頭。

 

第二個是“中國大消費”。中國一直在提國家的發展要靠投資拉動、出口拉動型和消費拉動,實際情況是中國的消費拉動一直不能崛起,那么研究中國下一步的消費趨勢和需求,也是我們主要的一個研究方面。比如王老師講的“吃飽了撐的時代,玩出來的產業”,我們過去是講旅游是“吃飽了撐的時代”本身就是從消費的角度講,我們現在是換了一個角度,下一步我們研究方向重點在市場,市場的核心就是消費。說”中國大消費“,就是研究市場,研究客戶,研究客戶未來的消費需求,以及怎樣去創造出消費需求。

 

第三個是“信息化革命”。信息化已經不是一門技術,它是一門生活,而是個時代的標志。很多人把IT當做一門技術,那是錯誤的,信息化和IT技術并不是等同的,信息化是以IT技術為支撐形成的,信息化可以帶動城市的信息化,也可以帶動很多相關的行業,比如我們今天說的商業的信息化就帶動了電商,傳播的信息化就帶來了微博和微信等平臺,那么未來信息化還要改變將來整個社會管理制度。我想說的是信息化它帶來的不是一個信息技術的概念,實際上信息他是個時代,它在不同行業里融合。

 

第四個是“民企新戰略”。民營企業在過去的三十年里創造了主要的社會財富、解決了大量的就業崗位也帶來了穩定的中產階層,那么他們今天的發展面臨著什么問題呢?王老師也說過“國有企業是史前恐龍,鄉鎮企業是經濟怪胎,民營經濟先天不足,后天可畏”,我們可以看到,中國已經有華為等民營企業已經崛起了,等民營企業真正出現了幾十上百個世界五百強的時候,我們說的中華民族的復興之路就完成了,所以民企的未來發展和轉型也是我們非常值得研究的領域。

 

研究院要擔負三大職能:

 

第一個是將前瞻性研究與實踐有機結合的研究部門。為什么我們要在研究報告里面用兩種,一種叫前瞻性研究,一種叫案例性研究,研究院要做的核心是把我們做的案例通過一種方式能夠讓全公司的人共享,所以我希望把研究和實踐結合在一起,形成典型案例,如果再能產生一種新的模式。

 

第二個是工作室傳播與發布研究成果的統一平臺。

 

第三個就是工作室內部研究工作的組織者和管理者。就是我們內部整合的這么一個過程。所以我們重點要提高工作室的三力,即預見力、創新力和影響力。

 

最后,我們應該怎樣來做這個研究院?

 

簡單來說,研究院是一個“小中心、大網絡”的組織架構。

 

什么叫“小中心、大網絡”呢?

 

“小中心”是指研究院的總部設在北京,由總部和北京中心部分功能融合,有幾個專人負責。那么“大網絡”是什么概念?第一個網絡就是我們六個中心,六個中心是我們真正的研究承擔者。第二個概念,就是由六個中心還可以再去延伸,和一些院校機構共同合作。咱們這個網絡是可以開放的,不是封閉的,但最終的標準是能不能共同推出有價值的研究成果。

 

什么叫做有價值的研究成果呢?我認為我們的研究成果會至少三個方面要求,第一個要有全球性的視野,也就是我們經常說的“大勢把握”;第二個要立足我們本土的經驗,就是要符合實際實踐,王志綱工作室不同于研究高校最大的特點就是能落地;第三個要有可行性,我們最后要給出的不是一兩個點子,而是一套整體解決方案。

我個人認為增強王志綱工作室的傳播力、影響力是我們下步研究院工作的關鍵的。我們適時發布包括研究成果、研究報告和案例集,與國內的一些知名媒體、高校和研究機構聯合舉辦一些專題沙龍,讓更多企業家能分享到我們的成果,那時候我們王志綱工作室的戰略思想庫的價值就體現出來了?,F在我們走得最快的是咨詢,研究次之,最慢的就是傳播。我們都知道等邊三角形最為穩定,如果說把影響力、研究力和咨詢力比作三角形三個邊的話,那么我們的咨詢力太長了,而研究力和影響力就相對來說較短。

 

今天上午各總經理都在講創新很重要,創新是來自戰略型項目的,那么這個戰略性項目并不一定是新領域的項目,也可能指我們以戰略性的思路來做的常規的項目。王志綱工作室要做的戰略性研究不是說閉門造車,而是在具備條件的實際項目中做一些前瞻性研究和創新性方案。創新的本質是什么?創新的本質不是創造“新”的東西,是創造新的東西以后產生新的市場價值才叫創新,創新不產生價值創新是沒有生命力的,所以創新的主體是企業。所以我希望我們要做的戰略性項目要具有前瞻性和創新性,要對國家、企業的具有歷史價值。

關于研究院的整體思路我就說到這兒,謝謝大家。


(發言人:王志綱工作室北京中心總經理  任國剛)


福彩3d开机号 内蒙古福彩快3综合走势图 广东体彩11选五怎样中奖 山东十一选开奖结果图 河南快三预测今天的 北京赛车游戏 网络棋牌赌博 世界杯体彩怎么看中奖 七乐彩票最新版下载 体彩广东11选五玩法 山西体彩十一选五今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