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綱工作室微信二維碼
王志綱工作室
微信號:wzggzswx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中文
ENGLISH
打造中國最好的戰略思想庫
智綱時空
王志綱:從心所欲不逾矩
易溪 2011/11/21

  

如果僅憑第一印象,一般人似乎很難將他與“生活家”三個字聯系到一起。至今地產界還流傳著一則關于他的經典軼事:2001年,一位亟需改變企業命運的地產商動用了最高規格的禮儀來迎接一位重要來客:十幾輛奔馳、寶馬、勞斯萊斯候在路旁,無論老板還是手下,均是西裝革履渾身名牌。

  客人終于到了。抑制不住激動的心情,老板沖上前便握住一名來客的手:“王老師,久盼了!”誰知眼前這位仙風道骨、長須飄髯的客人卻頗為尷尬:王老師在后面。

  原來是司機。所有人都楞住了:后面那個黝黑的、穿著隨便的就是傳說中的“王大師”?“怎么像個農民”。這個疑惑,老板當時沒好意思說出口,日后卻常常提及。

  轉眼十多年過去,老板早已是行業大鱷,“王大師”的名氣也如日中天,門生弟子遍神州。但他卻依然是不改隨意的毛?。耗程靵韽V州去逛天河城,見到普普通通一件T恤都動輒上千,他憤而轉戰地下商場,一口氣買了好幾件百元內的衣服。身邊人面有難色,他卻毫不在乎:“什么品牌,老子就是品牌!”霸氣十足。

  但同樣就是這么個看似“不講究”的人,在另一方面卻又苛刻得近乎挑剔:他常常出差,每到一處,對于住什么酒店、去哪個球場打高爾夫、去哪吃飯,標準絕對異于常人。重復是絕對不能容忍的,在他看來,這簡直是“浪費生命”。

  還有就是得有品位:五星級酒店沒什么大不了的,哪兒都是,關鍵得有歷史、有文化、有特色,換句話說,一定要是手工打造的“精品”。比如去肯尼亞旅游,他必定每晚換一個酒店,其中一個在赤道上,左邊床是南緯,右邊床是北緯,倒杯水,一邊順時針流下,一邊偏偏是逆時針。這么有意思,幾千美金一晚也值了。

  他是出名的“球瘋子”,早上五六點爬起來去打球是常有的事。國內幾百個球場都打遍了,又開始轉戰國際球場。以至于各地大佬們想要請動他,都會想到一條捷徑:請他打球。

  他有一句名言,“策劃就是生活”。享受的過程中,腦袋也沒消停,不停琢磨著這酒店的前世今生,設計球場的和打球的這幫人。不經意間,一個顛覆性的想法就這么形成了。

  孔子有言:七十則從心所欲而不逾矩。他沒到這個年紀,卻提前過上了這令人稱羨的生活。對此,他很滿意。

 


 

倒推人生

  記者:作為一名一流的策劃人,你為什么說:“策劃就是生活”?您是怎樣策劃自己的接下來的人生的,而以往您對人生的策劃是否如愿達到目標了呢?

  王志綱:“策劃就是生活”,首先這是我們——王志綱工作室這個團隊本身生活方式的一種寫照,同時也是我們的一種訴求和追求。換句話說,這是對昨天的總結、對今天工作和生活的一種描述以及對未來的展望。

  策劃這個工作,它是不分白天黑夜、不分節假日的,不是“朝九晚五”的類型。你會經常出入一些名山大川,跟很多優秀的人打交道,迎接很多超前的難題,如果你把工作與生活的時間截然分開,像工業生產一樣,是做不好事的。所以當你抱著“策劃就是生活”的心態去工作時,感覺就是“痛并快樂著”,這樣既能把事情做好,也能超過別人,同時飽覽大好河山、體味人生百味。

  但是如果說人生,可能要改一個字。人生可以規劃,但人生不是策劃。就我來說,人生的目標可以說是很清晰地達到了。

  我大學一畢業,就給自己定了一個很清晰的指標,就是按照60歲往回倒,倒過來推。你知道了你60歲以后干啥,那你50歲,40歲、30歲該干啥就很清楚了。

  當時定的是,60歲以后我要著書立說。因為中國的學問脫離實際的多,而我們恰逢這么個幾千年未遇之變局,成千上萬的復雜問題需要人去解答、去破解。明白這個,我就需要選擇最能參與社會現實而且最有效挑戰自己的一些職業,所謂行萬里路、讀萬卷書、歷萬端事嘛。

  因此呢,我30歲做記者——“行萬里路”。新華社十年,對我以后從事策劃工作打下了很厚實的基礎。后來到了40多歲,我們主要做市場化的探索,去市場前線拼刺刀,“沒生過孩子的女人不算是真正的女人”么。有了這段積累,進入50歲,就可以抽身而出,旗幟鮮明地提出做戰略思想庫,創造市場、引領市場,在沒有路的地方幫別人找出一條路。

  一般生意人誰都不會像我這么做的,但我對自己有比較清晰的定位,所以不僅決定這么做,而且敢于這么做?,F在回過頭來看,這些生涯規劃的目標都沒有踩空。

  我王某人能走得通,相信所有人也能夠走得通。但是非常遺憾的是,今天很多人都不信這些。他們往往被眼前的東西所迷惑,所以東打一槍,西放一炮。其實可能很多人都比我聰明,但是并沒有我走得扎實走得遠,這也是很值得跟大家一塊分享的。


  研究全世界

  記者:您是個不折不扣的“球瘋子”、典型的高爾夫“候鳥”,經常是早晨六點就去打球,您如此癡迷于高爾夫的理由是什么?您對高爾夫存著一種怎樣的感情?

  王志綱:一個很簡單的道理,“生命在于運動”。另一方面,我們要從事挑戰性這么高的工作——“全球出差、全國上班”,如果沒有一個把痛苦乏味變成向往樂趣的過程,是很難堅持的。

  在這個過程中,我只能找到兩樣東西,能讓我覺得太陽每天都是新的,終身為了它樂此不疲。一個就是美食,全世界出差、全中國上班,這讓我有機會變不利為有利,尋覓各地的所出產,嘗新、嘗鮮,一方水土一方人么。所以首先我是個美食家,對吃非常講究。很多人害怕水土不服,只吃自家的食物,這是不對的。

  第二個就是高爾夫球場。全世界只有一種運動,每一處場地都不一樣,這就是高爾夫。這也像美食一樣,讓我把乏味變成有趣,把畏途變成了陽光之途。帶著這樣一種心態,首先是為了工作、變害為利,但是慢慢地就上了癮,成了一個高爾夫愛好者、觀察者、體驗者,最后成了高爾夫的策劃者和設計者。

  今天中國有幾十個高爾夫球場都是我在把關。為什么這些全球頂級大師認我的帳,愿意接受我找的“魂”,是因為我是打遍了全世界,研究了全世界,感悟了全世界。如果沒有這個東西,誰認你的帳呢!“策劃就是生活”,從這里面也能夠充分體現出來。

  記者:您從這項運動中得到了什么?收獲是什么?

  王志綱:這些剛剛已經說了,一是樂趣,二是挑戰了我的身體,第三,這也是個觀察的窗口。

  球如其人,看一個人打球,一打交道,這個人的修為、出身、人品,都可以看得出來,很有意思。比如說,我現在就覺得今天的中國人打球有四種打法。

  第一種叫公關打球,為啥叫公關呢,請人吃飯不如請人流汗嘛。

  第二種叫炫耀性打球?,F在很多人常常帶他們的孩子去打球,我就不愿意這么做。也不是心疼錢,主要這對小孩教育極其不利。上千塊錢一場打下來,很多小孩在球場上趾高氣揚,長大后不知道很多東西是來之不易的。還有一些暴發戶在球場上極其注意較量,頤指氣使、呼天喚地,把很多社會上的惡習帶到球場里,這也是需要改造的。裝成貴族是沒用的,真正要成為貴族,至少要換三代血。像歐美人在球場上就是最有風度的,謙讓、平和,很客氣。

  第三種是博彩式打球。中國的很多老板們賭得很大,一場球下來上百萬。他們把球場當成了輪盤,如果不在這里打的話,他們就到澳門,到拉斯維加斯送錢去了。與其去吃喝嫖賭,到這個綠茵場上來也是一個有限的進步吧。我自己本身也小賭一點,每一桿百把塊錢,小賭怡情吶。

  第四種,就是享受型打球。我就是典型的享受型打球。

  第五種是啥呢?就是在打球的過程當中讀球場。甚至你是在跟設計師交流,遇到一個好球場,會拍案叫絕。我打了“大白鯊”的球場,倒過來對“大白鯊”的相關產品,我是最好的購買者,因為我知道它是下了功夫的。很多球場雖然比它有名,但是就像麥當勞,就貼歌牌子簽個名,然后呢?全中國都一樣。但是像諾曼和尼克非爾,這兩個人我都很敬重,因為在他們打造的球場打球,真的就像在和設計師在博弈。

  這個就是影響之所在,通過這個球場能夠看出這個人的作為出來。

  絕不重復

  記者:您最喜歡的度假目的地是哪里?無論是差旅生活還是工作之余的旅行,都離不開美食和酒店,對于美食,您有著怎樣的選擇標準?對于酒店,您又有著怎樣的選擇和建議?

  王志綱:現在的中國,最好的度假目的地夏天是云南,冬天是海南。當然如果可能的話,大連和煙臺,都是要去的。國外經常去的是美國,高爾夫王國嘛。

  其次,我可以根據四季變遷來考慮要去的地方。國內來說,春天“煙花三月下揚州”;秋天丹桂飄香,就去吃菊黃色的大閘蟹。這都是解讀和品味當地的最佳時間。

  生命是種體驗,幸福是種感覺。一個人要在有限的生命里面享受無限的生活,唯一的辦法就是不重復。

  我去出差的時候,對酒店,對球場,對美食,要求都近乎苛刻。比如我去了趟上海,四個晚上,住的就是四個不同的精品度假酒店。

  第一家,就是剛剛開業的華爾道夫,在美國這是人盡皆知的頂級品牌,目前在亞洲這是唯一的一家。酒店在外灘的核心位置,那棟樓原來就是英國的商會總部,有歷史有文化。我選擇的房間是唯一一個能同時看到浦東和浦西的,真像置身當年的十里洋場,仿佛穿越在歷史走廊里。這種特殊的感悟,是其他酒店很難提供的。

  第二天,我就住在黃金榮和杜月笙原來的公司總部,我的房間就是黃金榮辦公的地方,那些桌子椅子電話也許都是他們那個時代的東西。你住在那里,就是在解讀一部上海史,也會知道黑社會不只是打打殺殺。

  后來我又住哪了呢?宋美齡和蔣介石結婚的地方。蔣宋聯姻,在近代史上這么大的事情,你能去哪感受?

  最后一晚,我住在貝軒大公館,原來是貝聿銘家族的祖宅,住在里面也有很多新鮮的感受。

  當你秉持著每到一處都盡量不重復的原則,你想,日積月累,你能積累多少東西呀?當然,大家千萬不要輕易學,因為這太奢華。但有條件的,我建議都學一學,這樣既無愧于自己,也無愧于時代,眼光才能獨到,你才能幫助別人?,F在我們在做很多精品主題酒店,為什么人家需要我們來把握?推崇我們的建議?是因為我們的閱歷。

  人們常說廣東人“食不厭精、膾不厭細”,我現在還要加一句,叫“住不厭新”。

  美食就更不用說了,20年前我就寫過關于吃的書?,F在我住任何高級酒店,都盡可能地不在酒店里面吃東西。因為它同質化,哪都一樣。只要有可能,我就會走街竄巷,哪怕是去大排檔吃碗牛肉面都可以?;蛘叱砸煌胛靼驳乃ぱ蛉?,貴州的羊肉粉,江西的狗肉湯……就吃這些比較獨特的東西。這里面有一個原則,一是手工打造;二是別無分號,獨此一家。一旦連鎖了,一般我不吃。

 


  我不會刻意營造格調

  記者:一個階層有一個階層的生活方式,您理想的生活是怎樣的一種狀態?您對有品位、品質生活有怎樣的看法?

  王志綱:一個階層有一個階層的生活,我理想的生活是啥呢?生命是一種體驗,幸福是一種感覺,充實、自然,不裝B,孔夫子說“七十則從心所欲而不逾矩”,就是我理想的生活。

  特別是從心所欲不逾矩,你會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但是呢,你有自己的規矩,君子慎獨。這是大學問。我現在很滿意我自己的生活,我把它叫做第三種生存。

  第一,我不用看別人的臉色,沒必要趨炎附勢,見了皇帝不磕頭。你當你的官,我搬我的磚。

  第二,我可以做我自己想做的、該做的事,自己的時間自己可以安排,可以拒絕很多我不喜歡的客戶。第三是我們選擇客戶而不是客戶選擇我們,你就像是一個杏林高手,當人家找上門來時,會有一種成就感、喜悅感。這種感覺妙不可言。

  至于說對品位、品質生活的看法,還是要說說跟黃文仔的那個故事。十年前他請我策劃星河灣時,曾經把我的司機當成了我,其實我在后面。最后他一把捏著我的手,上下左右打量一番,表示懷疑,心里在想“肯定是個農民”。

  后來我們熟識以后,我跟他開玩笑,我說,黃老板,這說明,你只認識瓶子,你看不出瓶子里面的酒。這酒是需要很愛它的人去品嘗的。你把我的司機當成了我,把我當成了農民,這里邊的差距多大,這些話,自己去琢磨吧。

  所以品質和品味雖然只是一字之差,但是天大的文章呀!這樣的故事在我跟那些大老板們之間發生很多次的。

  記者:“悅生活”是一種生活態度,“悅”,可以是愉悅,可以指悅己、悅人……您在生活中,會怎樣營造生活的愉悅感?

  王志綱:這個話很難回答。因為我不會刻意地去營造一種什么格調,因為我是一個很隨意的人。

  如果說我要想創造一種喜悅感的話呢,你不管到哪里,你不要太在乎自己,不要裝,不要給別人壓力。其次是回到真實,真實是最好的東西。還有就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別人能接受,你們就會成為好朋友;別人接受不了,大路朝天,各走半邊。

  用這種方式去考慮問題的話呢,我想,既可悅已,也可悅人,但是不要刻意去悅,這可能跟我的職業有關系,因為我是以自我為中心,是不會看別人臉色的。這個以自我為中心,不是說我是一個自私的人,而是說我在生活上,包括衣食住行、吃喝玩樂,都絕對要以我為中心,一道茶、一杯酒、一餐飯、一個球場,我都很計較。但是我這樣是為了以別人為中心,騰出手來,我才可以全心全意地幫助我們的客戶,做我們該做的事情。

  所以總結起來就是人人為我,我為人人。這個社會,它就是這么一個互動的關系。這樣來解釋這個“悅”的話,我覺得才更加、更加靠譜一點。

  文字整理:王家洛  易溪(本文根據《高爾夫度假》記者采訪整理)

福彩3d开机号 彩票平台哪个最安全 正规的快三平台有哪些 体彩大乐透玩法说明 内蒙古自治区11选5 河南体彩481规则 那个时时彩平台比较好 浙江11选五开奖结果 甘肃十一选五遗漏数据一定牛 彩票开奖哪个平台快 排列五怎么玩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