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綱工作室微信二維碼
王志綱工作室
微信號:wzggzswx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中文
ENGLISH
打造中國最好的戰略思想庫
智綱時空
《時尚先生》專訪:what I‘ve learned from 王志綱
《時尚先生》 2013/8/28

編者按不久前,《時尚先生》主編李翔先生對王志綱先生進行了專訪。在王志綱看來,“時尚”不僅指衣著和打扮的光鮮度,更多的是指思想的前沿度、事業的知行合一度以及人生價值的實現度等。隨后,《時尚先生》以“what I've learned from 王志綱”為標題刊發了專訪。


(一)玩票才是最高境界

王志綱,1990年代前后最知名的中國記者之一;從商后在地產圈內以首富制造者聞名。

玩票才是最高境界,孔子說過一句話,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樂之才是最高境界,就是票友。

現在人們都在追求時尚、追求表面的東西。影視圈里我遇到的所有投資人都說,什么都不缺,就缺好劇本。我說既然什么都不缺就缺劇本,為什么沒人去做劇本呢?這就是一個悖論,它是一個下地獄的活。劇本劇本,一劇之本,劇才是本,為什么沒有人去做本而是熱衷末呢?因為這個時代太泡沫化了,誰都想取巧,走捷徑,選擇光鮮的生活。

其實生活就是這樣,當人們都選擇光鮮的生活,生活就不光鮮了。很多人都選光鮮的東西時,一個人只要沉下心來敢于下地獄,那出來了就了不得,就是稀缺資源。

80后這代人,我也看出來了,他們是痛并快樂著,樂此不疲。我兒子是個記者。春節的時候為了趕一個稿子都虛脫了,累了一兩個晚上。我說既然這樣你還干這個做什么?是不是很痛苦???他說痛并快樂,我說那就沒辦法了,這是吃飽了撐的。像他們這代人起來以后你別小看,當他們真正對這個樂此不疲的時候,金錢打不倒他。

當很多人所追求的名利、地位和虛榮都打不倒他的時候,可能中國就開始產生大師了。

過去很多作家比如托爾斯泰啊都是大地主、大莊園主,這種背景下反而從容淡定,能出傳世之作。早些年中國不少的作家可能就是為了改變命運,寫啊寫啊,寫得滿臉滄桑,甚至為此賠上生命。我曾跟很多作家聊過,包括陳忠實,他們還不接受我的觀點。很多人把文學當作最大的風險投資,后來成為所謂的廳級干部,房子有了,車也有了。

陳忠實也罷、路遙也罷,早期都屬于代課老師這個層面,就是社會最底層的知識分子?,F在的人已經不可能有那種精神了,就像普羅米修斯盜火種一樣,是用自己的骨頭當作火炬,做不到了。但如果這些人真的不被生活所累,真的到了樂此不疲的時候,反而能真正做到超然、超脫。

其實對于子女的教育,最根本的就是家庭環境。家庭環境當中最真實的還是言傳身教,爹媽是個虛偽的人,可能孩子要么虛偽,要么就會變成造反派,就說你是個混蛋,我要當革命者。我也見過一些人,拼命地想當官,當時我就很奇怪,為什么要對當官如此樂此不疲?后來我才明白,他是小官宦家庭長大的,他爹可能就是一個科長,或者一個處長,在那種環境長大的,對于那種環境的癡迷就是這樣。

從小我就讓兩個孩子行萬里路。同齡人里沒有人比他們見識更多。他們十八歲前跟著我在全中國旅行。好處是見多識廣、閱歷豐富,壞處就是廣而不精。他們跟著我遇見過華國鋒,見完我說這是華國鋒,他不知道華國鋒是誰,現在長大了才知道,哦,原來是華主席啊。包括現在中國的很多商業名人,楊國強、黃文仔、吳亞軍、那些老板他們小時候就經常見。

他們爺爺、姥爺兩邊都是文化人,對文化非??粗?。這讓他們對商人一直都是不屑的,后來才懂得不要簡單地否定商人。

要善于與狼共舞、與商人打交道,而且要會當披著狼皮的羊,你跟狼在一起,但心里是羊就行了。我就是披著狼皮的羊,雖然跟狼在一起,但是內心里還是羊的習性。

我們老家有句話,人在外要吃得虧,打得堆,就是一個人能吃得了虧,大家就能夠在一起相處。我跟兒子說,你的家庭條件可能比別人好得多,所以在外面要大度一點,吃飯搶著埋單,這是吃不窮的。

我同商人無縫對接二十年,應該說對商人有很深刻的了解。在我的《第三種生存》這本書里,第一句話就是老板不是人。他們都嚇了一跳。我說他們的眼睛是銅錢做的,看到的永遠是白花花的銀子。他們的鼻子像鯊魚一樣,能夠聞到暴利的血腥氣味,當他們聞到哪里有受傷的獵物就會像鯊魚一樣張開血盆大口撲過去。他們的耳朵是什么樣的呢?納斯達克和紐約證交所任何一點金屬之聲都逃不過他們的耳朵。他們是最大的實用主義者,他們相信只有永遠的利益沒有永遠的朋友,為了利益就算是祖上的冤家也可以化干戈為玉帛,為了利益就算是再好的朋友也可以撇在一邊。

有一天接到一個電話,一個老板說,他買了八百本《第三種生存》四處送人。我說:這不是罵你們這個階層的嗎?他說:罵得太好了,罵得太絕了,罵得我心服口服啊。這個人是誰呢?原來哇哈哈最大的對手、廣東樂百氏的老板。

其實我罵這些商人并不是要徹底否定他們,只是要剝掉他們的外衣,把他們的本質講出來。最后我還是肯定他們的,肯定商人的力量和商業的力量。他們冷酷、他們理性、他們追逐利益、為了利益可以六親不認,但在最后其實是推動了這個社會的前進。你可以不當商人,但你要理解商人,而且你要善于跟商人共處,與狼共舞。

到了一定年齡之后就會改變對于問題的理解??鬃诱f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順,七十從心所欲不逾矩。我快要六十歲了,能聽進去很多意見,現在我看很多問題都是踩在邊緣線上,但肯定不會像一些商人那樣耍奸?;?。你做什么事情都要有底線。

商人是個很功利的群落,你不要指望和他們成為朋友,他們只有到了最困難的時候才會來求你,沒有困難他求你干什么?每天有多少人簇擁著他?他們的骨子里是想當百獸之王的。每個老板的心里都有一頭熊在咆哮,都想當獅子王,特別是那些所謂的行業大佬都想稱王稱霸。萬般皆下品,唯有老子高。大家都圍著他轉,憑什么他們要拜在你王志綱面前?憑什么像劉皇叔一樣三顧茅廬?憑什么把你稱為王老師,圍著你轉?因為你能帶來巨大的利益。

記得我那本書(編者注:《第三種生存》)要出版的時候,一個部下說你這樣得罪了所有客戶,生意還從哪里來?我說我之所以敢這么寫,是因為我是稀缺資源。商人是很實際的,馬克思早就說過,“有百分之十的利潤,資本就蠢蠢欲動了;有百分之百的利潤,資本就忘乎所以了;而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潤,那么上絞刑架的事都干得出來”。

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他們是會算這個帳的。黃文仔的北京星河灣項目我取了多少?記得項目成功后他請我吃飯,我打趣說:黃老板,你真是商人啊,我們辛辛苦苦幫你三年把這個項目做成了,你賺了大錢,而我從你這里收的錢為買你的房又讓你一把賺回去了,什么財智時代啊,做夢呢,那是文化人自己寬慰自己的,還是財富時代、商人時代。然后他就哈哈大笑。

商人存在的就是追逐利潤,我的價值追求是另外一回事。我只是個票友。黃文仔這個人能干成事,能把我的智慧變成現實。另外北京缺少好產品,需要一個樣板田,讓那些只會吹牛皮說大話的大炮,知道什么叫做好東西。好房子是會說話的,通過好東西可以推動北京的城市化和人們的居住水平。我也需要通過這樣一個平臺告訴北京人我們來了。否則大家認為你在廣東能玩得開,在北京就玩不開了。

金錢只是一個結果,三百萬、五百萬是無所謂的,那個時候黃文仔天天陪著我打高爾夫球。我把他的公園搞成了迷你高爾夫球場,他成天陪著我。為什么要陪著我?這就是商人的特點,只要你能給他賺到利潤。但是一旦商人成功以后你趕快走開,他不找你你就別找他。

過河拆橋是商人的本性。很多人作怨婦之狀,我覺得可笑。如果你有這個本事就繼續前進,走在他的前面不就行了?

我對人性看得很清楚了。有句話傳得很廣,我們是火箭送衛星上軌道,十五年前我就說過這句話。哪個火箭把衛星送上太空之后還抱著衛星渴望和它一起在軌道上運轉的?那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你的任務就是自動脫落。

你知道王健林是怎么找我的嗎?給我打了好幾次電話。剛開始我不想理這個事的,還跟我攀老鄉。我說:我們怎么是老鄉呢?他說:我們都是四川人吧。我回答:我不是四川人,我是貴州人。他又說:聽說你爸是四川人。我說:。他說:那就是老鄉嘛!后來我去了他的萬達廣場。商人是考慮得很周全的。他把幾個大老板都請來了,黃光裕、郭廣昌、還有泛海的盧志強。

王健林這個人很厲害。當出現根本性問題的時候就會撇開所有的一切,直接自己來解決。他來找我的時候就說:志綱兄,我可以先打幾百萬過來,咱們把事情做了,我們以后還希望合作三年五年。后來還出了一個笑話,我們的財務傻乎乎的,天天追我,說是要把發票給人家,不開發票這個錢就是不義之財,沒法做帳。搞得我三次問王健林:財務怎么天天追著我說要給發票?王健林問:什么發票?我說: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事后才反應過來,王健林為了加快項目節奏,擺脫大企業病的低效,從自己的私人賬號直接打出來的錢。

這很有意思,商人的成功是有他的道理的,平時他可以睜只眼閉只眼,但是關鍵問題上自己肯定要把握。

我從來不指望商人感恩,哪有什么感恩?我只唱《國際歌》,不唱《東方紅》,這是貫穿我一輩子的哲學。國際歌是從來就沒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創造人類的幸福全靠我們自己?!稏|方紅》就要倚仗于人類的大救星。

要不斷地領跑、不斷地超越,慢慢地就會在江湖上形成一個神話。

我坐在這里,老板大多會過來拜訪我,我原則上不會去老板的公司跟他們見面。他們每次過來都問:找你們太難了,怎么像搞地下工作一樣?;你們怎么不把買賣開大一點?是怕錢砸你嗎?他們就是不明白,我基本上就是姜太公釣魚愿者上鉤。你愿意來,我經過甄別以后確認你這個人能扶得上墻,大家又很愉快我就跟你合作。如果不是這樣,在商言商我毫無興趣。


(二)一種刺激著我的力量

我當記者的時候人家叫我記者王,當時名聲的確很大。我認識很多那個年代幾乎所有的大佬,比如健力寶的李經緯、白云山的貝兆漢這些頂級企業大佬。

離開新華社之后,有兩年是很痛苦的過程。就是高臺跳水轉型。

我決定離開新華社的時候,有段時間天天在廣東從化騎馬蕩舟吃野味。那段時間心里是很痛苦的,我在尋找我的下一個生活方向。大的方向沒有變,但是具體的方式變了。我的自尊心太強了,我離開新華社的時候很多人都在傳,說了一些很難聽的話,說王志綱原來那么牛就是靠這個牌子,離開這個牌子他就完了,甚至有人斷言以后我還會用新華社這塊牌子招搖撞騙。

為什么叫做王志綱工作室?我的自尊心強,特別敏感,既然離開了就一刀切,就用王志綱三個字,跟之前沒有關系。到今天為止跟我打交道的百分之九十九老板,根本不知道我以前是干什么的,根本就不知道我的歷史,我也不想講。

當時離開的時候給自己設計了一個頭銜,叫做自由撰稿人“獨立制片人”“市場策劃人”,三位一體。我希望通過撰稿養家糊口,這個本事還是有的吧?還有一個是獨立制片人,因為我愛好影視,就想拍片子。第三個是市場策劃人。第一個是能夠吃飽飯的;第二個是前進一步的,當時我拍了五六個片子,覺得很有感覺,還想繼續往下走;第三個市場策劃是想探索這個未知的領域。

有一次我拿名片給一個老板,那個老板看了之后就說:要獨立、要自由、要發財,哈哈,天下哪有這么好的事?不當孫子能發財嗎?但是現在我見到他,他就說王大師啊,你是對的,要獨立、有自由、得發財,哈哈!。

后來無意當中發掘了竇文濤。當時我做片子成本有限,我要扮演評論員,得找一個主持人,說白了就是找個話筒架子。他們給我推薦了中央臺一個當時很有名的主持人。我把他的節目調過來看。我說不行,這個是小白臉,而且還牛皮哄哄的要價很高,我成本有限。我這一輩子就愿意提攜新人,不愿意用那些自以為是的。我認為就像牛初乳一樣,牛最好的奶是牛初乳,奶出多了就不行。這個小孩出場費要一萬塊錢一期,不行,我找新人。找誰

福彩3d开机号 澳大利亚普通股票指数 体彩上海11选5手机版 中国福彩app官方下载 上海十一选五五一天有多少期 江西11选5查询 腾讯分分彩分析app软件 下载股票行情软件 皇家软件时时彩手机版 吉林快3开奖直播 股票基金排名